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小说 >

不让江山_ 第七百一十五章 守护-

时间:2021-06-24 17:4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知白小说不让江山 第七百一十五章 守护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长孙无忧看着她的父亲,在那一刻,她不知道自己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山河印需要我一个态度。”

    她的父亲只说了两句话,这是第一句。

    第二句话是......

    “我很在乎你,但我不能因为你而让家族陷入绝境。”

    说完这两句话后,长孙无忧的父亲转身回到马车上。

    站在这,长孙无忧觉得不仅仅自己已经死了,天也塌了。

    “你看。”

    锦衣公子微笑着说道:“每个人都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如果摆不正,就会出大事。”

    他看着长孙无忧的眼睛说道:“我说过不想杀你,但是因为你却会死很多人,人犯错就一定要有代价。”

    他起身离开座位,那个身材妙曼的年轻女子为他把车门拉开。

    上车之前,锦衣公子回头看了一眼:“你们试着往外冲,也许能冲出去。”

    长孙无忧忽然嘶吼道:“你为什么不现在就杀了我!”

    锦衣公子看着她很认真的说道:“当着一位父亲杀死他的女儿,是很残忍的一件事。”

    他摇头:“对不起,我做不到。”

    然后他登上马车。

    那八个身穿深蓝色衣服的人开始往前迈步。

    虽然山庄里的很多人都被迷倒,可依然还有至少六七十人在。

    这些人都是江湖上的悍勇之辈,此时就算不为了长孙无忧,为了他们自己要活下去,也会拼命。

    “少主!”

    裴朗大步走到长孙无忧身边:“我带你冲出去。”

    长孙无忧抬头看着这个大个子,那张脸上写满了担忧。

    “裴朗,你走吧,不用管我了。”

    “我不管你可怎么行?”

    “我父亲已经不要我了,你还管我有什么用?你又凭什么管我?”

    “我......”

    裴朗不善言谈,也不善表达,一伸手掐着长孙无忧的细腰把她放在自己肩膀上。

    “少主,抓稳。”

    说完后他朝着后院大步冲出去。

    “喂!”

    在这时候,褚绪朝着马车里喊了一声:“我是被雇佣来的,我很有本事,我可以继续被你雇佣。”

    马车车窗打开,那锦衣公子微笑着说道:“那让我看看。”

    “好!”

    褚绪一转身朝着裴朗追了出去。

    马车里。

    “伯伯,你在山河印的地位不会动摇,这是门主答应的事,你能大义灭亲,门主很欣慰。”

    锦衣公子缓缓吐出一口气:“难为你了。”

    长孙无忧的父亲看了他一眼,然后就闭上眼睛:“其实你本不必如此残忍,非要让我亲自来。”

    锦衣公子笑道:“门主说,事有始终,应该让伯伯亲眼看看的好。”

    后院那边,裴朗正在大步狂奔,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裴朗一回头,就看到四个蓝袍已经追到近处。

    这四个人动作奇快,疾掠之际,犹如鹰隼。

    “中!”

    其中一个蓝袍低呼一声,手中一条铁索飞爪飞出来,直奔裴朗的大腿。

    裴朗目标太大,动作显得不太灵活。

    飞爪来势奇快,噗的一声抓在他大腿上,后边的蓝袍一看中了,立刻双手抓住铁索,双脚踏地。

    刺啦一声,裴朗的裤子被拽开,他大腿上也被撕扯下来一块血肉。

    可是他却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大腿上淌着血继续往前跑。

    “中!”

    第二个蓝袍高高跃起,手里的飞爪朝着长孙无忧飞来。

    裴朗看到,一把将长孙无忧从自己肩膀上抱下来,那飞爪就扣住了他的肩膀。

    几根铁爪瞬间刺入血肉,疼的裴朗一皱眉。

    蓝袍落地,双脚踏地急刹,裴朗的肩膀被拉的往后偏,而蓝袍的双脚在地上都搓出来两道痕迹。

    “中!”

    “中!”

    “中!”

    另外三个蓝袍,同时将飞爪朝着裴朗掷过来,其中一个飞爪扣住了裴朗的另外一边肩膀。

    另外两个飞爪,一个扣住了他的肋部,还有一个在大腿。

    四个蓝袍同时发力。

    四个人一声暴喝,四条锁链立刻就绷成了直线。

    裴朗再强壮,剧痛之下也被拉的停下来。

    四个蓝袍见裴朗停住,四人动作一模一样,几乎同时将袍子撩起来,从腰畔摘下连弩。

    裴朗回头看到了他们的动作,他眼睛骤然睁大。

    下一息,裴朗一把抱住长孙无忧然后蹲下来。

    他粗壮的双臂好像两道铁闸锁住,可是却没有勒紧长孙无忧,每一条肌肉都在小心翼翼。

    他环抱着这个他觉得自己一辈子也得不到,甚至永远也配不上的女人。

    他是那样那样的爱她,可是却从来都没有奢求过,自己有朝一日能这样抱住她。

    他身后,无数弩箭激射而来。

    裴朗就这样蹲着,抱着,一动不动。

    他的后背上,弩箭一支一支打进去,没多久,他的整个后背都被血泡透。

    长孙无忧看着他那张脸,每一下皱眉,都是有一支弩箭打进他的身体之中。

    “少主不怕,没事的。”

    裴朗看到长孙无忧落泪,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疼。

    他那只巨大的粗粝的手抬起来,在长孙无忧的脸上轻轻的擦了擦。

    这,是他从来都不敢想象的事。

    这,也只是他下意识的反应。

    “裴朗......你疼不疼。”

    “裴朗不疼。”

    裴朗咧开嘴傻笑。

    “少主放心,裴朗会把你带出去的。”

    裴朗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感觉到背后的连弩停了下来,于是他猛的起身。

    在这一瞬间,一把匕首刺进了他的肋部。

    裴朗疼的哼了一声。

    然后一把掐住了那个蓝袍的脖子,他巨大手掌朝着那蓝袍的脸上拍了一下......

    砰地一声,那蓝袍的脸都被拍炸开一样。

    “站在我身后。”

    裴朗喊了一声。

    他注意到那几个蓝袍的锁链,都连在他们腰上,应该是防备松脱。

    然后他又看了看自己手里抓着的这个蓝袍,片刻后,他嘴角勾起一抹狰狞的笑。

    裴朗将这个蓝袍扔了出去,两只手抓着锁链,把人当做飞锤使用。

    剩下的三个蓝袍被逼迫的不断后撤。

    可是他们撤不走,因为他们的飞爪还在裴朗身上扣着呢。

    裴朗不断的转圈,锁链在他身上缠绕的越来越多,那三个人被他拉的也越来越近。

    因为要闪躲那具转圈的尸体,三名蓝袍连把锁链从自己腰畔解开的时间都没有。

    终于,三个人距离裴朗已经很近。

    裴朗一松手,那尸体摔在地上。

    他两只大手伸出去,一手一个抓向两名蓝袍的脖子。

    那两个人被绕的有些晕,可还是出手如电。

    两个的人短刀同时刺处,也同时刺穿了裴朗的手掌。

    可是裴朗好像不怕疼一样,手一攥,把那两个蓝袍的手攥住。

    一发力,两声脆响,两只手的腕骨都断了。

    他松开手,两臂张开,然后重重的一拍手......

    短刀还在他掌心插着,但他不在乎。

    砰地一声,两掌拍在两个蓝袍的脑袋上,然后两颗头

    颅又撞在一起。

    紧跟着两颗头颅都爆开了。

    剩下的蓝袍想要趁机把腰间的锁链解开,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取下来,裴朗朝着那锁链狠狠的踩了一脚。

    呼的一声,那个蓝袍就被直接拽了过来,翻滚着到了裴朗脚下。

    裴朗把手里的短刀抽出来,随手丢在一边,然后两只手攥住锁链狠狠的一发力。

    锁链变成了铰刀......

    那蓝袍被绑在腰间的锁链直接腰斩。

    血液喷洒。

    裴朗一声暴喝。

    他浑身是血,可却依然稳固如山。

    看到脸色发白的长孙无忧,裴朗立刻就笑起来,小心翼翼的笑。

    “少主,咱们走。”

    他伸手想把长孙无忧抱起来再次放在自己肩膀上,可是他在伸手的时候,看到了自己的双手满是血污。

    长孙无忧的衣裙雪白,真好看啊。

    他不敢去触碰。

    他怕弄脏了长孙无忧的裙子。

    长孙无忧看到了他这样的眼神,所以心里剧痛,她扑过去,双手抱着裴朗的一只手,脸贴在那只手上。

    血染红了她的脸,也染红了她的漂亮白裙。

    “怪不得。”

    就在这时候,褚绪追了上来。

    他站在那,语气有些发寒的说道:“如果我不是知道,是你这个看起来娇滴滴却心肠狠毒的女人,让这个白痴大个子杀了邱伯,我可能真的会被你们现在的样子感动。”

    褚绪迈步往前走,长孙无忧吓了一跳,她立刻躲到了裴朗的身后。

    “别装了。”

    褚绪道:“女人最喜欢伪装,最喜欢示弱,让人错觉毫无威胁......”

    长孙无忧看向褚绪说道:“邱伯可能已经被收买,难道他不该死吗?”

    褚绪抬起手鼓掌:“漂亮。”

    长孙无忧道:“你是拿了我的银子的,你这样的背信弃义!”

    褚绪叹道:“这句话更漂亮。”

    长孙无忧立刻喊了一声:“裴朗,杀了他!”

    “好!”

    浑身是血的裴朗立刻应了一声,然后一脚朝着褚绪的面门踹过来。

    那只脚是那么大,褚绪的眼睛里看到的是,到自己面前的仿佛不是一个鞋底,而是一扇门板。

    在这一瞬间,褚绪动了。

    他双手各出现了一把小刀,只有一寸多长的刀锋,而且刀锋还有些弯曲,像是草原人善用的割肉刀。

    一刀,切开裴朗的脚筋。

    褚绪下蹲,另一只手的刀子扫过裴朗的另外一直脚踝后边,切开这根脚筋。

    他身子一转,竟是从裴朗的胯下绕过去,两只手动作犹如疾风扫过。

    从前到后,这一息之内,他在裴朗的腿上一共割了十二刀。

    然后他出现在裴朗的身后。

    裴朗想转身,这时候才出现了问题,他的腿筋被挑断了多处,腿上的动脉也被切开。

    他转身的时候,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裴朗跪下来的那一刻,褚绪人在裴朗背后。

    那两只手,两把小刀,动作犹如行云流水......

    又一息之后,呸褚绪把两把小刀往自己腰间的皮囊里一插,然后一伸手抓住裴朗的脖子,另一只手抓住裴朗的腰椎。

    “出!”

    他一声低呼。

    血液喷涌。

    他将裴朗的脊椎骨摘了下来。

    拿在手里,像是拿着一条怪物。

    裴朗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他应该是无比努力的想要扭头看向长孙无忧。

    可是他不可能做到了。

    身子倒下去,血流如注。

    像是一座山倒了,山上的瀑布断流。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