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小说 >

死亡万花筒_ 100.朱如媛-

时间:2021-06-17 13:3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西子绪小说死亡万花筒 100.朱如媛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因为艾文瑞的这句话, 三人的脸上都带上了迟疑之色。

    林秋石道:“我过去看看。”他走到了雕像旁边, 谨慎的捏住了白布的一角, 然后抬手轻轻的掀起。

    白布落下, 露出了里面包裹着的物件——那是一尊漂亮的雕像。雕像是个女人垂眸微笑的模样, 她坐在椅子上, 穿着一身长裙, 一头长发披在肩膀上,线条优美, 活灵活现的, 真实的好像随时会变成人动起来似得。

    顾龙鸣虽然对艺术不了解, 但还是被这雕像的模样惊到了, 赞叹了一句:“好漂亮……”

    但艾文瑞看到这雕像后,却脸色大变,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 颤声道:“不……不对!”

    “什么不对?”林秋石看向他。

    “这雕像之前不是这样的!!”艾文瑞显然是被这雕像的模样吓到了, 语速飞快的说,“这雕像我们当时看见的时候明明就只有一个脑袋,怎么会有身体!!”

    “什么意思?”顾龙鸣瞪圆了眼睛,“你是说这个雕像长大了??”

    “是的, 她身体上多了一部分——”艾文瑞说, “之前我们来许愿的时候, 我确定, 这雕像、这雕像真的只有一个脑袋!”

    但是现在, 她却有了身体, 不但有了身体,甚至长相越来越像个人了。

    因为艾文瑞的话,本来漂亮的雕像,却多了一点诡异的味道,甚至于她脸上温柔的笑容,也变得微妙起来,看的让人莫名的有些悚然。

    “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仔细说一下。”林秋石总感觉艾文瑞还隐瞒了什么。

    艾文瑞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雕像,有些害怕:“我们不要在这里说好不好?”

    “行吧。”林秋石同意了,他也觉得这雕像让人觉得不太舒服。

    于是三人离开了这房间,顺手把门锁上了。

    然而他们并没有注意到,他们在离开房间,将房门落锁之后,女人雕像脸上温柔的笑意,渐渐消失了,变成了冷漠的面无表情。那石膏做成的眼睛,也缓慢的眨了一眨。

    林秋石和艾文瑞回到了活动室。

    艾文瑞摸着自己的手臂,依旧处于恐惧的情绪里,眼神时不时朝着杂物间望去,显然在害怕那尊产生了变化的雕像。

    “你们当时到底进行了什么仪式?”林秋石问他。

    “是学姐教我们的!”艾文瑞说,“她给了我们一个小木娃娃,让我们把血滴到木娃娃上面,接着对着雕像许愿……”

    “学姐?”林秋石道,“她现在人呢?”

    艾文瑞看了下时间,说:“现在这个点他应该还在上课吧。”

    “她居然没出事?”顾龙鸣有点不可思议,“这种剧情,第一个提出要作死的人,不应该都死的最快吗?”

    艾文瑞对于顾龙鸣的直白表示无话可说。

    “出这么多的事,你就没有找她谈谈?”林秋石觉得不对劲,“她肯定知道些什么吧?”

    “我们几个都吓的要命,哪里再敢聚在一起。”艾文瑞苦笑,“要不是我和小和他们一个班级的,恐怕连面都不会想见。”说到小和,艾文瑞的神情又黯淡了下来,似乎是从小和的死,联想到了自己的未来。

    这件事不早些处理掉,艾文瑞的死亡也只是早晚的事。

    “去找她看看。”林秋石说,“她肯定是个关键人物,还有……”他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合照,“你认识合照上面的人么?”

    “认识啊。”艾文瑞看了一眼便给出了答案,“他们……他们是最先玩滴血的三个人。”

    “最后一个没有玩?”林秋石记得上面还有一个幸存者。

    “没有玩。”艾文瑞说到这里,似乎是觉得有点奇怪,“不对啊……他和学姐的关系最好,也在场,怎么会没玩呢?”他挠挠头,有点不明白了,“而且这事情我当时居然没有注意到……”

    林秋石看了下时间,这会儿马上就要下最后一节课了,很快就会进入夜晚,晚上他们哪儿也去不了,林秋石道:“你带我们去找学姐,我想和她聊聊。”

    艾文瑞点点头。

    学姐和他们一样是雕塑专业,是大四的学生。这节课上课的地方也正好是操场旁边,不用走太远就到了。

    在教室外面,林秋石听到了下课铃声响起,接着便有学生从里面陆陆续续的出来。

    艾文瑞支着脑袋往里面瞅,好一会儿都没有看到自己想找的人,他有点疑惑的嘟囔了句:“难道是她逃课了,还是出了什么事……”

    林秋石说:“找个学生问一下吧。”

    “嗯。”艾文瑞点点头,伸手拦了一个往外走的学生,道:“同学,你认识朱如媛吗?”朱如媛是那个学姐的名字。

    “谁?”那学生一脸茫然,“不认识啊。”

    艾文瑞一愣:“你不认识她?”他有点不好的预感,赶紧去拦了下一个学生,继续问他知不知道朱如媛。

    谁知道连续问了四五个从教室里走出来的学生,面对艾文瑞的问题,他们个个都摇着头,表示自己班级上,根本没有这么一个叫做朱如媛的女学生。

    这下艾文瑞彻底毛了,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情绪有点崩溃:“怎么会——怎么会不认识,她明明还和这些人一起上过课!”

    林秋石想了想,走进教室里拦住了老师,问他认不认识朱如媛。

    谁知道老师听到这个名字之后脸色微变,道:“你什么人,跑来我们学校问这些做什么!”

    “我们是校方聘请过来调查学校死亡事件。”这种时候,npc给他们的身份还是蛮好用的,林秋石解释,“您知道朱如媛对吧?能告诉我们关于她的事情吗?”

    那老师神情犹豫,迟疑道:“她……她的事情当时在学校里面……其实挺出名的,但是后来因为换了几届学生了,就渐渐的没人知道了。”

    艾文瑞已经从老师的话语里听出了隐藏的含义,他惊恐道:“难道朱如媛已经——”

    “对啊,她已经死啦。”老师说,“已经死了五年多了。”

    艾文瑞被这句话吓的浑身发抖。

    顾龙鸣怕他又开始哭,赶紧按住他的肩膀安慰他,道:“没事儿啊,别紧张,我们都在呢。”

    艾文瑞带着哭腔嗯了声。

    “她到底怎么了?”林秋石问。

    “她是雕塑系的学生。”老师说,“当时好像是参加一个学校外面的奖项吧,没拿到成绩的事对她打击很大,后来就自杀了。”

    他说的简单,但从老师的表情上看,这事情绝对不会只有这些内容,因为他在说这些事情的时候,神色之间也隐约带着些恐惧,似乎并不想多做谈论。

    “自杀,怎么自杀的?”林秋石却不打算把这件事就这么糊弄过去,“您能详细说说吗?”

    老师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他有些不想再提。

    “如果这件事不处理掉,可能会有更多学生受害。”林秋石说,“您真的不知道了?这些学生都是二十多岁的年龄,就这么枉死……”他看了眼旁边的艾文瑞,这家伙又开始啜泣了。

    也不知道是林秋石的话,还是艾文瑞的眼泪,老师最后还是松了口,他说:“她是在学校里面自杀的。”

    “学校里面?”林秋石有点惊讶。

    “是的,学校里面,而且死法……有些奇怪。”老师说,“没有拿到奖项对她的打击很大,她割腕之后把自己的鲜血淋在了自己的作品上面……等被人发现的时候,人已经没了。”

    说到作品,林秋石却是立马想起了那尊雕像,他忙问道:“您看见过她的作品吗?”

    “看到过一次。”老师说,“是一尊女人的雕像,挺漂亮的,但是作品缺乏灵魂,没有获奖也在情理之中。”

    他叹了口气,语气之间带上了些遗憾,“她是个好苗子,就这么走了,实在是太可惜。”说完这话,他看了看手表,道,“我要先走了。”

    “谢谢老师。”林秋石对他道谢。

    老师对着他点点头,提着公文包离开了教室。

    从知道学姐不是人之后,艾文瑞就一直处于呆若木鸡的状态,这会儿老师走了,顾龙鸣一巴掌拍到了他的后背上,道:“兄弟,你还好吗?”

    “我不好——”艾文瑞说。

    “她混在你们里面到底多久了?”林秋石问。

    “我不知道,我不记得了。”艾文瑞说,“好像,好像从一开始她就在社团的活动室里面,我们当时还开过玩笑,说学姐是把活动室当家了……”他打了个哆嗦,“对啊,她都不是人,把那里当家不应该是很正常的事么?”

    林秋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看了看天色,道:“先去吃个晚饭吧,晚上回去再细说。”

    三人去了食堂,随便吃了点东西。

    艾文瑞一路上一直欲言又止,直到东西吃完了,他才扭扭捏捏道:“那个,你们晚上住在哪里啊?”

    “教室宿舍啊。”顾龙鸣明白了艾文瑞的意思,“你干嘛?不会是想和我们住一起吧?”

    “不行吗?”艾文瑞说,“你不能白天需要我的时候就要我,晚上不要我了就把我丢了,你不会这么无情吧?”他说这话的时候情绪特别激动,引得周围的学生们都对着他们投来的某种异样的眼光。

    这里到底是艺术院校,无论是同志还是蕾丝都非常常见,所以大家理所当然的会想的多一点。

    顾龙鸣:“我没有不要你……”他说完这话觉得有点误会,赶紧解释,“你要是愿意,也可以和我们挤一挤!”

    “那太好了。”艾文瑞说,“我就委屈一下和你们挤一挤吧。”

    林秋石看着顾龙鸣那苦瓜脸莫名的有点想笑。

    吃完饭后,他们回了教室宿舍,团队里面的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回来了,有的进了屋子,有的站在走廊休息。

    从众人的表情上看来,今天大家的进展并不算太顺利。

    不过林秋石觉得他们还好,因为至少他们找到了关键性的人物——一个本不该存在的大四学姐。

    “哟,这谁呢?”那个林秋石有点印象的漂亮姑娘左丝丝看到林秋石他们带回来的艾文瑞好奇道,“你们这是把N……把学生也带过来了?”她估计是想说NPC的,但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了。

    “嗯。”林秋石说,“顾龙鸣看上的。”

    顾龙鸣:“???”

    “哦,闲情逸致挺好啊。”左丝丝看了顾龙鸣一眼,“注意身体啊年轻人。”

    顾龙鸣无话可说,只能瞪了艾文瑞一眼,艾文瑞被瞪的一脸无辜,想解释什么,又在顾龙鸣的瞪视下委屈的息声了。

    三人回到房间,林秋石简单的洗漱之后,开始整理今天得到的线索。

    那个学姐不是人,她混入了艾文瑞所在的雕塑社团,并且引导着学生们在一尊奇怪的雕像下面许愿。最终学生们的愿望一一实现了,只是在实现愿望却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他们都死了。

    这一间屋子有四张床,艾文瑞坐在顾龙鸣的上铺,靠着被子一脸要断气了的模样。

    顾龙鸣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了一个番茄,一边啃一边说:“所以你当时到底许了什么愿望?”

    “我?”艾文瑞说,“我许的愿望和他们一样啊……”

    “一样?”顾龙鸣说,“所以你和他们一起得奖了吗?”

    “没有。”艾文瑞老老实实回答。

    “居然没有?”顾龙鸣不可思议,“难道非自然的力量都没办法帮你得奖了?你雕的得有多差啊。”

    “不是差。”艾文瑞怒道,“是我压根就没参加。”他叹气,“不然你觉得我现在还有可能坐在这里和你说话吗?”

    得奖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死掉了,且死状凄惨无比,艾文瑞要是参加了比赛,哪里还熬得到半年后。

    只不过虽然他的愿望没有实现,可那东西的力量却好像在慢慢的变强,甚至试图对他下手。

    林秋石却在低头看着一张合照,他说:“照片里最后的幸存者,是叫周含山对吧?”他在图书馆的档案里看过这人的资料。

    “是。”艾文瑞点点头,“他们四个关系可好了,谁知道后来会发生这样的事呢。”

    他想了想,“不过,当时的确有个地方特别奇怪。”

    “什么地方?”林秋石问,

    “他没有参与这个游戏。”艾文瑞之前就说过了这件事,只是此时又说的更详细了一些,“其实现在想来真的很怪,因为最开始这个游戏是他提出来的。”

    “那他现在人呢?”顾龙鸣问。

    “还在学校里吧。”艾文瑞说,“现在大三了,马上要开始做毕业设计,还要开始找工作,大家都忙得很,应该都在学校里面。”

    “他肯定知道些什么。”林秋石说,“这个人或许和朱如媛有联系。”

    艾文瑞点点头,他说:“不过话说回来,学姐现在不会找上门吧……”

    顾龙鸣和林秋石听了艾文瑞这话都没应声,显然大家都不是非常确定这件事。

    夜色沉了下来,将学校笼罩在黑暗之中。

    艾文瑞早早的上了床,翻来覆去睡不着,林秋石其实也不太能睡着,只是他就算睡不着也不喜欢动,因为动来动去就更精神了。

    他们两个睡不着,顾龙鸣却是没有受到一点影响,很快屋子里就响起了他平稳的呼吸声。

    “你睡了吗?”艾文瑞小声的问了句。

    林秋石沉默片刻:“没有。”

    艾文瑞:“我睡不着怎么办……”

    林秋石:“闭上眼睛,别玩手机,一会儿就睡着了。”

    “可是我害怕。”艾文瑞说,“我怕她来找我。”

    林秋石:“你不睡她就不来找你了?”

    艾文瑞:“……”居然有点道理。

    “睡吧。”林秋石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也不知道是不是林秋石的一番话安慰到了艾文瑞,他又翻了几次身,便安静下来,似乎也睡着了。

    林秋石半闭着眼睛,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这种状态的他只要有一点声音就能从睡眠中转换过来。

    “咚咚。”细微的声响把林秋石唤醒,他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发声的地方……是天花板。

    这声音和他们似乎隔着一层墙壁并不能听得太过真切,如果是一楼还好,可能是二楼的人在走动,但是他们现在就住在二楼,也就是意味着,他们楼顶上……是没有人的。

    “咚咚。”天花板上的响动还在继续。

    林秋石听着声音,感觉不太妙,因为这声音听起来简直就像是有人趴在天花板上敲打,一副正在寻找什么东西的样子。

    林秋石想到了什么,他立马从床上爬起来,走到艾文瑞旁边把他拍醒了。

    艾文瑞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一睁开就看到了林秋石那张近在咫尺的脸,正欲叫出声,却被林秋石一把捂住了嘴。

    “从床上下来。”林秋石在他的耳边低语,“不要说话,不要发出声音。”

    艾文瑞重重的点头,他显然也听到了自己头顶上传来的微妙响声,这响声绝对不可能属于人类,那既然不属于人类……艾文瑞慌张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赶紧下了床铺。

    他刚下床铺,天花板上就传来了一声巨响,林秋石抬眸望去,发现天花板竟是被一块巨大的雕塑直接砸破了。那雕塑是个半身像,直接掉到了艾文瑞的床铺上,将床上的钢板砸变了形。

    可想而知,要是艾文瑞这会儿还躺在床上,那肯定是凶多吉少。

    “卧槽!”顾龙鸣也被这响动惊醒,睁开眼睛问,“怎么了!”

    林秋石道:“赶紧起来——出事了。”

    顾龙鸣赶紧从床上爬起,这才看到他们的天花板上多了一个大洞,但这个洞并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他清楚的看到,大洞的旁边,冒出了一双黑色的眼睛,那双眼睛没有白色的眼球,只余下黑色的瞳孔,正不怀好意的从大洞里面往屋子里面打量。

    眼睛打量了一番,似乎没有找到自己想要找到的东西,于是眼神里便浮出了几分愤怒,随即消失在黑夜之中。

    屋子里的三人都没敢说话,顾龙鸣看着那大洞憋了半晌,最后憋出来了一句:“这他妈还能睡吗?”

    “我是睡不着了——”艾文瑞又想哭。

    “换个房间吧。”林秋石看了艾文瑞一眼,“就要天亮了。”

    好在多余的房间还是不少的,三人默默收拾了东西,换到了其他的房间,当然在换房间之前林秋石还去检查了一下砸在艾文瑞床铺上的那个雕像。发现那个雕像和图书馆里面雕像的长相几乎是一模一样……

    林秋石心想这当鬼的也挺不容易,杀个人还得大老远的把雕像搬过来。

    三人换了房间,是彻底睡不着了。

    艾文瑞坐在窗户边上,呆呆的看着窗外。

    顾龙鸣问他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当时要是换个愿望该多好。”艾文瑞说,“你说我要是当时许愿我可以长生不死……”

    顾龙鸣:“……”

    “那我岂不是赚大了??”艾文瑞悔不当初。

    “是啊。”顾龙鸣幽幽的来了句,“但是你就没想过,活也有很多种活的方式吗?变成植物人了还不是一种活法。”

    艾文瑞:“……对哦。”他又悲伤了起来,“我就不该去做这个死,就算是主角,在恐怖片里也多数没什么好下场啊。”

    顾龙鸣拍拍他肩膀:“况且你还不一定是主角呢。”

    艾文瑞:“我要哭了啊。”

    顾龙鸣赶紧补了句:“就算不是主角你也是重要的男二号!”

    艾文瑞:“……”可是恐怖片里面的男二号,不都他娘的死的一个比一个惨么?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